2018年
首页  新闻中心  2018年

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枫华一作论坛”圆满举行

发表时间:2018-11-22  |  阅读次数:2087次  |  字体大小 [ ]

       11月20日,由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IBS)主办的“枫华一作论坛”在枫林校区明道楼二楼报告厅圆满举行。本次“枫华一作论坛”邀请了近期在国际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的七名第一作者们莅临现场,一同分享实验室最新的突破性进展,交流了在学术科研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同时我们特别邀请到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课题组组长朱冰教授 和德国国家癌症中心(DKFZ)终身研究员、DKFZ国际科学奖获得者刘海坤教授,为大家带来精彩的专家讲座。在此特别鸣谢BioArt 协办本次论坛。

       论坛伊始,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副院长徐彦辉老师致欢迎辞,表达了对几位优秀青年学者的高度认可与殷切期望。

 image.png

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副院长徐彦辉老师致辞

       随后,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团学联主席段昆龙介绍了本次论坛的整体情况。本次论坛在去年一作论坛的基础上进行了升级,除了邀请更多优秀的青年一作以外,还特别邀请了两位在学界知名的PI与大家进行交流。此次论坛收到了校内同学及来自中科院等十多家机构的科研人员的广泛报名,参会人数400余人。

 1.jpg

复旦大学生物医学研究院团学联主席段昆龙介绍论坛基本情况论坛现场

       本次论坛分为学术报告和嘉宾访谈。学术报告环节由BioArt主编丁广进博士(上午)和生物医学研究院蓝斐老师(下午)主持。

       首先,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课题组组长朱冰教授做了题目为Establishment and maintenance of Epigenetic information的主题报告。在报告中,朱冰教授用诙谐幽默的语言系统性地回顾了他们实验室2010年以来在表观遗传信息的建立和维持方面的研究工作,其中主要介绍了组蛋白修饰是如何从亲代到子代细胞传递的。相关工作已发表了数篇论文。此外,朱冰教授还介绍了最近在DNA甲基化方面的最新工作:首次发现DNA维持性甲基化酶UHRF1、DNMT1具有de novo甲基化的活性。在体细胞中过表达的Stella与UHRF1具有强的相互作用,且能影响UHRF1出入核。在生殖细胞中,Stella的敲除会导致UHRF1入核并富集DNMT1,从而干扰体细胞甲基化的维持,并会导致雌性不育。目前相关工作即将发表在Nature上。

 11.jpg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 朱冰教授

       第一位一作嘉宾是来自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孙强课题组的刘真博士,报告题目为“非人灵长类转基因技术与体细胞克隆”。在报告中,刘真博士介绍了如何一步步优化体细胞核移植技术(SCNT),并利用表观调节因子KDM4d、HDAC抑制剂TSA等优化了克隆方法,最终成功获得了健康的克隆猴。这为今后某些疾病模型的建立以及药物筛选打开了新纪元。相关工作于2018年1月25日发表在Cell上。

 21.jpg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 刘真博士

       第二位嘉宾是来自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黄洵博士,他为我们展开了一场以“开与关的平衡—基于EZH2转录调控特征的肿瘤个性化分层次治疗略”为题的精彩报告。研究团队为了进一步扩大EZH2抑制剂在实体瘤的临床应用,他们深入了解了肿瘤细胞对EZH2抑制剂不敏感的分子机制。通过对近百株肿瘤细胞EZH2抑制剂的敏感性和表观遗传动态修饰变化进行系统筛查,发现EZH2被抑制后,可导致H3K27me与H3K27ac修饰的转换,且恰是这种修饰模式的转换决定了EZH2抑制剂治疗的不敏感。研究团队进一步发现TrxG家族成员MLL1的表达水平是核心制约因素。在大多数实体瘤中,EZH2和MLL1均高表达,抑制EZH2的同时,MLL1招募p300和CBP形成复合物并催化H3K27ac修饰上调。因此,EZH2抑制剂、MLL抑制剂以及p300和BRD4抑制剂,可以MLL1募集功能为纽带,有了联合使用的可能。他们的工作揭示了EZH2抑制剂对大部分实体瘤治疗无效的分子机制并提供了可能的协同抑制表观遗传交互调控解决方案。

       该团队的研究成果于2018年9月13日,在Cell上发表了题为Targeting Epigenetic Crosstalk as a Therapeutic Strategy for EZH2-Aberrant Solid Tumors的文章。

32.jpg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黄洵博士

       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德国国家癌症中心(DKFZ)终身研究员、DKFZ国际科学奖获得者刘海坤教授,进行了“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glioblastoma progression: from lineage hierarchy to functional heterogeneity”为题的主题演讲。

刘教授首先以一个细胞是如何发展成为癌症为出发点,深入浅出的介绍了癌症研究阶段、不同阶段脑瘤的治疗方法。随后,教授从以下五个方面对其研究团队的工作展开了详细的介绍:脑瘤在体内如何生长、肿瘤生长的调节模式、单个肿瘤细胞的种系特征、肿瘤细胞的分子特异性和相关研究对肿瘤治疗的应用。我们知道许多核受体作为重要的药物靶点,其中核受体家族成员Tlx仅在NSCs中表达且Tlx的过表达引发脑瘤。以此为基础,研究团队先后建立了小鼠脑瘤模型和小鼠BTSCs种系追踪模型,分别证明了肿瘤边缘部分CSCs的迁移引起GBM生长和GNM的生长仅遵循单向细胞分化层次。随后,刘海坤和其研究团队的研究结果提示靶向BSTCs对于脑瘤治疗十分关键。

 43.jpg

德国国家癌症中心(DKFZ)终身研究员刘海坤

       第三位嘉宾是来自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邵峰老师课题组的周平博士,他的汇报题目是“Alpha-kinase 1 is a cytosolic innate immune receptor for bacterial ADP-heptose”。周平博士为我们详细的介绍了LPS生物合成过程中的庚糖代谢物1,7二磷酸庚糖(Heptose 1,7-bisphosphate,HBP) 造成TIFA-TRAF6依赖的NF-κB的活化,从而激活天然免疫应答。该研究首先使用转座子筛选法鉴定出了激活天然免疫缺陷的菌株,找出了具体的作为PAMP的庚糖代谢物是ADP-heptose(ADP-β-D-manno-heptose)而非HBP。进一步研究确定了识别ADP-heptose的模式识别受体是ALPK1。系统证明了存在于所有革兰氏阴性菌和部分革兰氏阳性菌中的代谢产物ADP-Hep作为真正PAMP,能够透过哺乳动物的细胞膜,被作为PRR的广泛表达的ALPK1激酶识别,诱导细胞因子的产生。这些发现将指引我们探索其它PAMP-PRR的作用本质,并帮助我们了解细菌性致病菌的入侵机制,为相关疾病的药物研发提供靶点。

       该研究成果在2018年8月16日在Nature在线发表题为 “Alpha-kinase 1 is a cytosolic innate immune receptor for bacterial ADP-heptose”的研究论文。

 54.jpg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周平博士

       第四位嘉宾是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田烨研究团队的张茜博士,其报告内容是“Wnt signaling medicates cell-non-autonomous Mitochondrial unfolded protein response”。

       主要内容是利用秀丽线虫作为模型,建立了研究神经细胞与肠道之间的线粒体信号调控体系——在线虫的神经细胞中表达亨廷顿致病蛋白PolyQ40,可以诱导肠道内的线粒体未折叠蛋白反应。通过遗传筛选发现囊泡转运复合体Retromer参与调控神经细胞到肠道之间的线粒体应激反应。Retromer复合体是通过回收Wnt分泌因子MIG-14/Wntless,并帮助Wnt配体EGL-20分泌来实现这一跨细胞跨组织的线粒体信号传递的。

       Wnt下游的经典β-catenin/TCF信号通路也参与调控线粒体的应激反应。同时,在线虫的神经系统和肠道细胞内过表达EGL-20配体不仅可以激活线粒体应激反应,并且可以延长线虫的寿命。而且神经细胞过表达Wnt配体可以激活肠道细胞内的线粒体应激反应通路,这一跨细胞调控远端组织内线粒体的应激反应信号,是依赖Retromer复合体和神经递质五羟色胺的(5-HT)。而肠道细胞内过表达Wnt配体激活细胞自主性的线粒体应激反应却并不依赖Retromer复合体。

 543.jpg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的张茜博士

       第五位嘉宾是南开大学曹雪涛研究团队的许小青博士,其报告主题为“Phosphorylation-Mediated IFN-gR2 Membrane Translocation Is Required to Activate Macrophage Innate Response”。

       主要内容是E-selectin缺失的小鼠,在李斯特菌(Listeria monocytogenes)的感染下,血清中IFN-γ的表达异常升高而巨噬细胞膜表面表达的IFN-γR2显著降低并抑制了IFN-γ信号通路。机制上来看,E-selectin可调控BTK激酶磷酸化胞质IFN-γR2,结合EFhd2分子并促使IFN-γR2自高尔基体转运至细胞膜,从而激活巨噬细胞对细菌感染的免疫应答。

 542.jpg

南开大学许小青博士

       第六位嘉宾是同济大学戈宝学研究团队的刘海鹏博士,报告题目:Nuclear cGAS suppresses DNA repair and promotes tumorigenesis。在报告中,刘海鹏博士首先表达了对“ cGAS的出现先于其调控的I型干扰素,在DNA识别介导I型干扰素这一经典功能之外,它是否还发挥着“不为人知”的作用呢?”这一问题的兴趣。接下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本研究成果做了总结:(1)DNA损伤可诱导cGAS在原代细胞和癌细胞中的核易位(2)cGAS通过其NLS与importin α相互作用进行核转位至关重要。(3)BLK导致cGAS Y215位点磷酸化使其在细胞质中滞留,而DNA损伤压力使得cGAS Y215位点去磷酸化进而进入到细胞核内(4)H2AX S139磷酸化是H2AX与cGAS直接相互作用所必需的,有助于cGAS在DNA损伤部位的招募。(5)过表达cGAS能够抑制HR修复而对NHEJ修复却没有影响。(6)cGAS介导的HR修复抑制促进肿瘤生长等。相关工作于2018年10月25日发表在Nature上。

 2454.jpg

同济大学刘海鹏博士

       最后一位嘉宾是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李栋研究团队的郭玉婷博士,做了题目为“GI-SIM超分辨显微镜下研究细胞器与骨架互作”的报告,详细介绍了一种观测细胞内动态过程的新技术——掠入射-结构光照明超高分辨率显微成像技术(GI-SIM, Grazing Incidence Structured Illumination Microscopy),该技术克服了全内反射荧光成像(TIRF)的成像深度局限,实现了快速(266帧/秒)、高分辨率(97-nm)的活细胞超分辨成像,分别解析细胞中细胞器(内质网、线粒体等)膜相互作用及微管功能的研究。此外,也揭示了新的内质网重塑机制(微管解聚端牵引、搭便车和微管非依赖三种管状内质网延伸方式)以及内质网-线粒体接触点能够促进线粒体的分裂与融合(约60%的线粒体融合事件发生在线粒体与内质网的接触位点,并且与内质网接触的线粒体融合事件通常快于那些没有与内质网接触的融合事件)等。最后分享了为呈现最佳的荧光图像而构建300多种质粒的经历,体现了作为科研人的执着与细致。相关工作于2018年10月25日发表在Cell上。

 657.jpg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郭玉婷博士

       报告结束后的访谈环节,IBS团学联学术部干事李欣和文体部干事朱超宇主持嘉宾访谈,与7位嘉宾畅谈科研。一起探讨了线上与现场征集的五个核心问题,嘉宾们向在场师生分享了自己做科研的心路历程和切身感悟。

同学们在科研上都或多或少遇见过Bug,想向师兄师姐们取取经,怎样克服科研上遇见的困难。周平博士和许小青博士都认为,在科研道路上,困难和失败都是在所难免的,但这些经历都会丰富自己的科研生活。当你经历了失败之后获得的成功才倍显珍贵。新的实验方法和技术是一项必不可免的挑战。郭玉婷博士告诉我们虚心求教的重要性,这就需要和同学打好关系。刘海鹏博士告诉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长短处,与别人进行互补。刘真博士强调了,只有自己掌握了新的技术才能掌握科研主动权。7个博士都共性认为,首先要先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科研问题,并对该领域有足够的了解,明确自己的目的方向,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专注和勤奋,高效率的工作。

 74.jpg

IBS党总支书记储以微教授与嘉宾及工作人员合影

       枫华一作论坛,完美落幕,没来的你,不要遗憾,不要慌张,风里雨里,我们在明年枫华一作论坛等你!


Top